故事大全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童话故事 > 安徒生童话

安徒生童话

安徒生童话【铜猪】

2021-03-15安徒生童话
在佛罗伦萨城里,离大公爵广场不远处,有一条小小的横街,叫做波塔·罗萨。在这条街上的一个蔬菜水果市场前面,有一尊十分精致的铜猪雕塑,猪嘴里还吐出一股清澈明亮的泉水。

在佛罗伦萨城里,离大公爵广场不远处,有一条小小的横街,叫做波塔·罗萨。在这条街上的一个蔬菜水果市场前面,有一尊十分精致的铜猪雕塑,猪嘴里还吐出一股清澈明亮的泉水。由于年代已久,猪已变成了墨绿色,只有鼻子还闪闪发亮,就像被人擦过一样。事实上也是如此,成千上万的孩子和穷人,常常把手扶在这鼻子上,把嘴凑近铜猪喝水。还可以看到一个半裸的漂亮小男孩儿抱着这只精致的猪,把自己鲜嫩的小嘴凑近它,这真是一幅很动人的图画。

无论什么人,到佛罗伦萨来很容易就能找到这个地方。你只须向碰到的第一个乞丐打听一下,就能找到它。

这是一个冬天的夜晚,夜深了。周围的山上都积满了雪,月光照在地上,而且意大利的月光与北欧阴沉沉的冬天的日光一样好,甚至更好。因为天空很晴朗,让人心旷神怡;而在北欧,寒冷的灰色天空则像一个灰暗的铅皮房顶一样把我们压在地上,压到又寒又湿的、将来总有一天会埋葬我们的棺材的地上。

在公爵的花园里,在一片松树下,这里有数以千计的玫瑰在冬天里开着花儿。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儿,一整天都坐在那里。这个孩子是意大利的一个缩影:长得很可爱,满脸微笑,但是极端穷苦。他又饿又渴,甚至没有一个人给他一个毫子。天黑的时候,花园要关门了,守门人就把他赶出了花园。他站在阿尔诺河桥上,沉思了好久。静静地望着那些星星——它们在他和这座漂亮的大理石桥间的水面上闪耀着。

然后,他沿着那条路走到铜猪那里。他蹲下来,用双臂抱着它的脖子,把小嘴凑到铜猪光亮的鼻子前,喝了一大口清凉的水。附近的地面上有几片鲜菜叶子和几个栗子:这就是他的晚餐。这时街上没有人,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。他爬到铜猪背上,伏下去,把脑袋靠在铜猪的头上,在不知不觉中,他就睡着了。

夜半时分,铜猪动了一下。接着他听到铜猪清楚地说道:“你这小家伙,骑稳啦,我可要开始跑了!”于是,它就真的背着他跑了起来。一次有趣的旅行就这样开始了。他们先来到大公爵广场,那匹背着公爵塑像的铜马高声地嘶叫着;老市政厅大门上的市徽光彩夺目;米开朗琪罗的《大卫》塑像挥着他的掷石器,看上去栩栩如生;珀尔修斯和萨比尼人被蹂躏的铜塑像群不仅富有生命,而且还发出垂死挣扎的尖叫声,声音在宏伟、寂静的广场上空回荡着。

铜猪在乌菲紫宫拱道下面停了下来,这里是贵族们常来聚会狂欢的地方。

“抓紧了!”铜猪说道,“紧紧抓住我,现在我要上楼了!”小家伙又喜又惊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他们来到一个挂满了画的长廊里。他对这里很熟悉,因为以前他来过这里。这里到处挂着画,摆着许多全身塑像和半身塑像。它们被最明亮的灯光照射着,就像在白天一样。不过当侧厅的门打开的时候,那里的景象才是最美丽的。小家伙还记得这华丽的景象,而今天晚上,这里的一切显得更加美丽。

这里立着一尊可爱的裸体妇人塑像。她是那么美丽,只有大自然和最伟大的雕刻大师才能把她创造出来。她轻柔地摆动着自己的肢体,海豚在她的脚下跳跃,她的眼中射出永恒的光芒。人们把她称做“美丽的维纳斯”。一些大理石雕塑立在她的两边,他们都是些栩栩如生的美貌男子。其中一个男子在磨剑,因此他被叫做“磨剑者”;另一组雕塑是一群持剑搏斗的勇士,他们正在争夺这位美丽的女神。

小男孩儿被这壮美的景象所吸引。墙上的画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彩,一切都有了生命,都在不停地运动着。维纳斯——当代的维纳斯体态丰满,热情如火,就好像提香看到她时的那个样子。旁边是两个美貌妇女的画像。她们裸露着娇美躯体伸展在柔软的垫子上,胸脯起伏着,头轻轻地晃动着,一头秀发散落在浑圆的肩上。她们乌黑的眼睛表现出了火热的内心,不过没有任何一张画敢走到画框外面来。美丽的女神、勇士和磨剑者都待在自己的位置上,因为圣母、耶稣和约翰发出的圣光罩住了他们。这些圣像已不再是纯粹的画了,他们已经成为神本身。

一间间的大殿堂,都是那么光彩夺目,都是那样美丽迷人!小男孩儿一处处地仔细看着,因为铜猪是一步步地走过这些绚丽辉煌的殿堂的。那些画一幅比一幅精彩,但只有一幅画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中,因为那画上有很多快乐而幸福的孩子,他曾有一次对这幅画上的那些孩子点过头。

许多人对这幅画都不太在意,但是这幅画却饱含着丰富的意蕴。它表现的是基督走入凡界,不过,站在他周围的并不是受难者,而是异教徒。这是佛罗伦萨人安吉奥罗·布隆切诺画的。画中最美的是孩子们的表情——们认为自己会进入天堂;有两个小孩儿已经相互拥抱着,还有一个向站在他下面的另一个伸出一只手,另一只手则指着自己,似乎在说:“我要到天堂去了!”很多年纪大得多的人却露出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,有的在祈祷,有的向耶稣卑微地垂着头。

小家伙忘情地凝望着这幅画。这时,传来一声轻叹,它是从画里传出来的呢,还是从铜猪的胸中发出来的呢?小男孩儿向那些微笑着的孩子举起了手……就在这时,铜猪背着他跑开了,一直跑到敞开着的大门外。

“谢谢你,我要为你祝福,你这可爱的小动物!”小家伙说道,并轻轻地拍着铜猪。它就砰!砰!跳下了台阶。

“谢谢你,我也要为你祝福!”铜猪说,“我帮助了你,你也帮助了我呀!因为只有天真无邪的小孩儿骑在我的背上,我才能有力量跑动!你看吧,我甚至可以走到圣母像前那盏灯的亮光中去。我背着你到哪里去都行,但是不能进教堂!不过,只要你和我在一起,我就可以站在外面,从敞开的门看到里面!请你别从我的背上下来。你一下来,我就会倒下来死去,就像你白天在波塔·罗萨街上看见的那个样子。”

“我不会离开你的,我亲爱的朋友!”小家伙说道。

于是,他们飞也似的跑过佛罗伦萨大街,一直跑到圣克罗斯教堂前面。

教堂大门自动地打开了,祭坛上明亮的灯光穿过教堂门,射到孤寂的广场上。

教堂左侧小道旁的一块墓碑射出一股奇特的光亮,成千上万移动的星光汇成一股圣光罩着墓碑。墓上有一个发光的徽章,蓝底上一架红色梯子像火一样光亮。这是伽利略的坟墓,一座很朴素的墓。不过,那蓝底红梯的徽章很有意义,它代表着艺术,因为艺术的道路也总是沿着炽热的梯子通往天上。

教堂小道右边那些巨大的石墓上立着的雕像,好像都有了生命。有米开朗琪罗,有额上还戴着桂冠的但丁,有阿菲内,有马基雅弗利,他们是意大利的骄傲,现在则并排地安息在这里。这是一座华丽的教堂,虽然比不上佛罗伦萨的大理石主教堂那么大,但却美丽得多。

大理石刻的衣服似乎在飘动,这些伟人似乎把头抬得更高了,在黑夜的歌声和音乐声中,凝望着那明亮的发着光的祭坛。一群身穿白衣的男童在那里挥动着金香炉,浓烈的香烟味儿从教堂里飘到空旷的广场上。

小男孩儿把手向那明亮的光辉伸去,这时铜猪又奔跑起来,他赶紧把铜猪抱紧。风在他的耳边飕飕地吹着,他听到教堂关门时,门轴发出的吱吱声。后来,他似乎什么也不知道了,打了一个冷颤,就醒过来了。

这时已经是早晨了。他骑在铜猪身上,差一点儿就要滑下来,那铜猪仍一如既往地站在波塔·罗萨街上。

一想到那个他称做“母亲”的女人,他心里就充满了恐惧。那个女人昨天叫他出来讨钱,可他到现在连一个铜子也没有讨到。他又饿又渴,于是再一次抱住铜猪的脖子,把他的嘴凑过去喝了一大口水,然后,对它点了一下头就离开了。他来到一条狭窄的巷子里,那巷子窄得只容得下一头驮满东西的驴子走过。一道铁皮包着的大门半掩着,他顺着泥砌的台阶走上去。台阶两边的墙很脏,用一条很滑的绳索当做扶手。他来到一个露天过道,上面挂着些破烂衣服。这里有一道台阶通向天井。院子里有一口水井,井口有一些粗铁索与这栋房子的各层楼相连,水桶排成一排晃来晃去,当辘轳响起来时,水桶便在空中摇晃,把水溅落到院子里。还有一道快要塌了的砖梯通往楼上。

两个俄国水手嬉笑着走了下来,差一点儿把可怜的小男孩儿撞倒。他们在这里寻欢作乐了一夜。一个已经不年轻但身体健壮、长着满头黑发的女人正送他们下来。

“讨到什么没有?”她问小男孩儿。

“请别生气!”他哀求道,“我什么也没有讨到,什么都没有!”他把母亲的衣服拉住,就好像想去亲吻她一样。

他们走进一间小屋子——我不想多描写,只说说一件事:她手上挂着一个带柄的土罐子,里面装着炭火,人们叫它“玛丽多”,她用它来烤手。当得知小男孩儿什么也没有讨到,十分生气,她用肘部推了小男孩儿一下。“你总该带一点儿钱回来吧!”她说道。

小男孩儿哭了起来,她又用脚踢他,他哭得更大声了。

“给我闭嘴,否则我就把你的脑袋敲碎,让你叫不出来!”她说着,同时用手中的火罐打过去。小男孩儿尖叫了一声,一下子倒在地上。这时,一位邻居妇人走进门来,她的手里也拿着“玛丽多”。

“菲利姬苔!你又在对这孩子做什么?”

“这是我自己的孩子!”菲利姬苔回答说,“只要我高兴,可以杀掉他,也可以杀掉你,吉安尼娜!”她挥动着她的火罐,邻居妇人也把自己的火罐举起来自卫。两个火罐互相击打着,碎片、火星和炭灰飞得满屋子都是。孩子趁机跑出门去,穿过天井跑到了屋子外面。这可怜的孩子不停地跑,到后来连气都喘不过来了。他跑到圣克罗斯教堂,就是昨天晚上为他打开大门的那个教堂。他在教堂前停下来,走了进去,里面的一切都闪闪发光。他在右边第一座坟边跪了下来,那是米开朗琪罗的坟。他大哭起来。人们做着弥撒,进进出出,谁也没有过问这孩子发生了什么。只有一位很老的人停住脚步,看了他一下,然后就像其他人一样走开了。

饥渴煎熬着这个孩子。他病了,全身没有一点儿力气。他爬到墙和大理石墓碑之间的那个墙角睡起觉来。临近黄昏时,他被一个人拉醒了。他惊讶得跳起来,仔细一看原来是白天那位老人,他就是吉乌赛普老爹。

“你生病了吗?你住在哪里?你在这里待了一天了吗?”老人接二连三地问了他许多问题,他一一回答了老人。

老人带着他来到附近一条巷子的一间小屋里。这是一家手套作坊。他们来的时候,一个女人正在忙着缝手套。一只白色的哈巴狗在桌子上跳来跳去,它的毛已经被剃光了,粉红色的皮肤暴露无遗。

“天真的动物马上就相互认识了。”女人说。

她用手抚摸着狗和孩子。这对和善的夫妇拿出很多食物和饮料给孩子,同时留他在他们那里过夜。第二天吉乌赛普老爹将到他的母亲那里说情。他睡在一张简陋的小床上,不过,对他这个经常睡在石板上的人来说,无疑就像进入了天堂。他睡得很熟,梦见了那些美丽的画和那只铜猪。

吉乌赛普老爹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去了,但这个可怜的孩子并不因此而高兴。因为他知道,他出去的目的是要把他送回母亲那里。他哭了起来,亲吻着那只快乐的小狗,那女人点着头任由他发泄自己的感情。

吉乌赛普老爹带回的情况怎样呢?他和他妻子交谈了很久,她不时地点头,并用手抚摸着小男孩儿的脸。“这是个可爱的孩子!”她说道,“他一定会像你一样,成为一个能干的手套匠的!你瞧,他的手指多纤巧啊。圣母的旨意就是要他成为一个手套匠!”

于是,小男孩儿在这个家里留了下来,那女人教他缝制手套。他吃得很好,睡得很香,变得快乐起来。他甚至还和小美人——这是那条小狗的名字——开起玩笑来,但那小美人却时常伸出爪子来吓唬他。这使小男孩儿很伤心,他闷坐在自己的小屋里。小屋面对着小巷,那里晾着许多毛皮子,窗子上有很粗的铁窗条。他无法入睡,想念着那只铜猪。这时,他听到外面有“呼哧呼哧”的声音。是的,一定是那只猪!他急忙跑到窗前,可是什么也没有看见,它已经走远了。

“去帮那位先生提一下颜料盒!”第二天早上,太太对小男孩儿说道。这时,那位年轻的邻居——画家,正吃力地拿着颜料盒和一大卷画布走过去。小男孩儿接过颜料盒,跟在画家后面朝着画廊走去。他们从台阶上走过去——那晚他骑着铜猪来过这里,他熟悉那些雕像和绘画,那尊美丽的维纳斯雕像,还有那些栩栩如生的画,他又看到了圣母、耶稣和约翰。

他们在布隆切诺的画像前停了下来。这幅画里,耶稣走到下界,许多孩子在他的周围微笑,期待着能进入天堂。这可怜的孩子也微笑起来,因为他觉得自己也进入了天堂。

“你回去吧!”画家对他说道,此时他已架起了画架。

“我能看你画画吗?”小男孩儿问道,“我能看一下你是怎样把那幅画绘到这块白布上来的吗?”

“我现在还不能马上画!”那人说道。他把炭笔拿了出来,用手迅速地勾勒,一边勾勒一边观察那张伟大的画像,尽管他只勾勒出几根简单的线条,可是基督却跃然呈现在他的画布上,就和在那幅彩画里一样。

“你还是回去吧!”画家又说。小男孩儿只得默默地走回家去了,他又坐在桌子前开始学缝手套。

可是他整天都想着那个画廊,因此指头常被针刺伤,显得很笨拙。他也不逗“小美人”玩儿了。傍晚,当门还开着的时候,他偷偷溜到了外面。这时天很冷,但却有满天星斗,显得很美、很明亮。他穿过几条冷清的街道,来到了铜猪跟前。他弯下身去,吻了一下它光亮的鼻子,然后爬到它的背上。

“亲爱的朋友!”他说,“我太想你了!今晚我们去逛一圈儿吧!”

铜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嘴里吐着清澈的泉水,小男孩儿像骑士一样骑在它的背上,这时,他觉得他的衣服被拉了一下,他回头看了看,原来是那个毛被剃得精光的小美人来了。他溜出来时,它就一直跟在他后面,只是他没发觉。小美人“汪汪”叫了几声,好像在说:“我也跟来了,你坐在这里干什么?”这条小狗出现在这里比出现一条巨蟒更让小男孩儿心惊胆战。像老太太所说,小美人居然没穿衣服就跑到街上来了!这会出事的!它若是不穿上一件专门为它缝制的羊皮袄,在冬天是从来不跑到外面来的。皮袄是用一根红带子系在脖子上的,脖子上还系着蝴蝶领结和小铃铛,此外还有一根带子系在肚子上。它冬天穿着这身衣服和女主人一起逛街的时候,看起来就像一只小羊羔。小美人出来了,而且没有穿衣服,这会导致什么后果?他预想了很多种情况。最后小男孩儿又吻了铜猪一下,把小美人抱进了怀里。小狗冷得浑身发抖,于是,小男孩儿就拼命地跑了起来。

“你抱着什么?”他遇到了两个宪警,他们大声问道。小美人“汪汪”叫了起来。

“你是从哪里偷来这只可爱的小狗的?”他们又问,同时把狗夺了过去。

“啊,请把狗还给我吧!”小男孩儿哀求道。

“如果你不是偷来的,就去跟家里人说,叫他们到警察局来领。”他们把地址告诉他后,就领着小美人走了。

这一下可真是糟糕透顶。他不知道是该跳进阿尔诺河呢,还是回家去坦白一切。他们肯定会打死他,他想:我倒情愿去死,那样我便可以去找耶稣和圣母了!他抱着准备被打死的心理回到了家。

大门已经关了,他摸不着门环,街上什么人都没有。他看到地上有一块石头,于是就拿起石头敲门。

“是谁?”里面有人在问。

“是我!”他说道,“小美人出去了,请打开门,打死我吧!”

老俩口被吓呆了,特别是女主人。她马上朝墙上挂着小狗衣服的地方望去,那件小羊皮袄还在那里。

“小美人在警察局里!”他哭着说。

“你这个坏蛋!你是怎样把它弄出去的!它会冻死的!可怜的宝贝,现在却落到了那些大兵手中!”

老爹立刻出去了!那女人嚷叫着,小男孩儿哭个不停!住在这里的人都来了,画家也来了。他把孩子拉到他的膝盖中间,问他是怎么回事。从时断时续的讲述中,他了解到了关于铜猪和画廊的故事,这故事很不容易理解。画家一边安慰小男孩儿,一边向那老女人求情。直到老爹把小美人从警察局带回来之后,那女人才安静下来。大家都很高兴,画家抚慰着可怜的小男孩儿,并给了他几张画。

啊,这些画太可爱了,画着这么多有趣的脑袋!可是,最有趣的是那只铜猪,简直就像活的一样。没有比它更传神的画了!寥寥数笔,铜猪就跃然纸上,甚至连它后面的房子轮廓也都画了出来。

“能够用炭笔和油彩作画多好啊!这样就能拥有整个世界了!”

第二天,当身边无人的时候,他拿出一支铅笔,在画的背面临摹起铜猪的轮廓来了。他居然描成了——尽管有一点儿歪斜,一条腿粗,一条腿细,不过还是能让人看懂。他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!不过他注意到,自己拿着铅笔还不能运用自如,于是第二天在这只铜猪的旁边又出现了一只,新的那只比前面那只好一百倍,而第三只已经画得非常好,人们一下子就能看出来。

画铜猪的经验告诉他,任何图像都可以画在纸上。佛罗伦萨这座城就是一个大画本,正等着你去翻看。三一广场上有一根又细又高的圆柱,顶上雕着正义女神像。女神的眼睛被布蒙上,手中拿着天平。不一会儿她便被画到了纸上,画她的人正是手套匠的小学徒。他的画越来越多,不过这些画全是静物。有一天,小美人跳到了他身边来。“站着别动!”他说,“我会让你变得好看起来,并把你留在我的画里!”可是小美人不愿待着不动。于是,他就把它绑起来,头和脖子也都捆住了。狗“汪汪”叫着,挣扎着,使他不得不把绳子勒得更紧,这时女主人进来了。

“你这个坏蛋!噢,我可怜的宝贝!”她气得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她把小男孩儿推开,用脚踢他,把他从屋里撵出去。他在她眼中成了一个不识好歹的坏孩子,一个最狠心的孩子。妇人一边哭一边吻着那个差点儿被勒死的小美人。

这时,画家从台阶上走来了。小男孩儿的人生出现了转折。

一八三四年,佛罗伦萨美术学院举行了一次画展,有两幅并排展出的画吸引了众多的目光。较小的那幅画上是一个快乐的小孩儿,他坐在那里画画儿。他的模特儿是一只毛被剃得精光的小狗,但是因为狗不肯安静站住,所以被绳子捆住了头和尾巴。画面意蕴丰富,而且生活气息很浓,因此人们对它很感兴趣。据说,这幅画的作者是一个年轻的佛罗伦萨人,他从小就在街头流浪,一位手套匠收养了他。他自学绘画,一位现在已经很著名的画家发现了这个天才,当时孩子正要被撵走,因为他把女主人的宝贝小狗绑起来让它做模特儿。

缝手套的小男孩儿现在已成了大画家。这幅画说明了这一点,旁边那幅较大的画更能说明这一点。这幅画上只有一个人像,一个衣衫褴褛的漂亮小男孩儿睡在街上,头靠着波塔·罗萨街上那只铜猪。观众对这个地方都很熟悉。可怜的小男孩儿将脑袋靠在铜猪的头上,睡得十分香甜。这是一幅很动人的画!一个很大的镀金画框把它框着,在画框的角上挂着一个桂花扎成的花环,不过,在绿叶之间垂着一条黑纱。

因为,这位年轻的艺术家不久前已经去世了。

 

让我想一想

1.《铜猪》的故事发生在哪个国家的哪座城市?

2.铜猪带小男孩去了哪些地方?他们都看到了什么?这趟游览对小男孩产生了怎样的影响?

3.小男孩后来取得了怎样的成就?

文章评论